中国内地、香港地区、美国名校的学生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郑薛飞腾

普希金在诗中说: 世界上没有幸福,但有自由和宁静。

读书论文的日子固然艰苦,却能达到一种自我专注中的平静。

在轻忽读书、人人急速向前的大时代里,可以随心所欲不逾矩地读书,已然是一份难能可贵的自由。

这段话出自清华大学社会学系严飞老师的新书《学问的冒险》。

笔锋转合之间,普希金的诗句成为他工作、学习时刻的友伴。

细读这本新书会发现,作为一名年轻的社会学学者,严飞常常与王小波、北岛、于坚、齐邦媛等人在文字中对话。

在严飞的求学、教学之路上,他曾辗转中国内地、香港,以及英国、美国等多地高校。

2014年,从牛津大学取得博士学位后,严飞前往斯坦福大学亚太研究中心,以博士后身份继续研究工作。

2016年,他到清华大学社会学系任教。

今年8月,他的新书《学问的冒险》与《城市的张望》出版,两本著述分别聚焦他的学术故事与香港的城市文化。

对于社会学者而言,阅读文学作品是必要的吗?严飞认为非常必要,他在自己的课上就推荐学生去读莫言、陈忠实、张炜、格非等作家的作品。

他推荐的都是非常经典的小说。

倘若把这么多相似题材的小说放在一起,读下来就是历史,里面也可以从社会学的角度分析。

我们会看到在宏大的历史变迁之下,社会对个人怎样产生冲击,个体又怎样去做选择,把这些作品连在一起就非常有意思。

而辗转中、美、英多所高校的严飞对于不同学校学生气质与氛围更有着自己切身的体会。

借着新书出版之际,澎湃新闻专访严飞,与他聊聊书本背后的故事。

严飞

澎湃新闻:您的新书《学问的冒险》看起来像个人的学术传记,许多学者会选择在暮年写这样的作品,您现在就写作、出版会不会觉得有点早了?

严飞:《学问的冒险》这本书并不是我的学术传记,只是作为一名刚刚步入学术之旅的年轻老师的体会。

(责任编辑:名流棋牌游戏)

本文地址:/dushu/20200522/4594.html

上一篇:智利人国庆最爱做什么?烧烤和观看国庆阅兵!

下一篇:台湾迈出危险一步,继续向美采购可打到大陆的

留下评论

(必填)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