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总统助理:普京的长久国家

   弗拉季斯拉夫苏尔科夫

  编者按:俄罗斯《独立报》近日刊登俄罗斯前副总理、现总统助理弗拉季斯拉夫苏尔科夫的署名文章,题为《普京的长久国家》,副题为《这里究竟在上演什么》。本报刊发时有删节。

  我们有选择,这只是感觉而已。15年前的这番话,最终也成为新的俄罗斯国家的首条公理法则,现实政治的一切理论与实践皆植根于此。

对选择的幻想是包括西方民主在内的整个西方生活方式的拿手噱头。放弃这一幻想以追求必然性,令俄罗斯社会开始思索自身的、特殊的、主权民主的发展模式。

  从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跌落至俄罗斯联邦的境地,俄罗斯终于停止了分崩离析,开始恢复元气,回到了自身合乎常理的、唯一可能的状态,即日益强大的、领土不断扩张的多民族一体性。在全球历史当中,我国所被赋予的角色并不人微言轻,它不允许我们从舞台退场,或是于跑龙套中沉默,也不会让我们长久平顺,它注定了我国不同寻常的特质。

  这体现为俄罗斯国家根脉绵延,如今它已是先前未曾经历过的新型国家。它所经过的且仍在接受的压力测试表明,恰恰是这种本质上业已形成的政治体制模式,才是俄罗斯民族在未来数年、数十年甚至可能是整个世纪得以生存并崛起的有效手段。

  俄罗斯在历史上一共经历过4种主要的国家模式,不妨以它们的缔造者来命名:伊凡三世的国家、彼得大帝的国家、列宁的国家、普京的国家。套用诗人古米廖夫的话来说,这些庞大的政治机器都是由意志绵长者所创建,依次更迭,并在过程中不断自我修复、适应现实,一个世纪接着下一个世纪,确保了俄罗斯世界不断的持久提升。

  普京的政治机器刚刚加速运转,正在逐步适应未来长期的、艰难的、有意义的工作。距离达到开足马力的阶段,尚需漫长的时日。因此,在很多年之后,俄罗斯仍将是普京的国家,就像如今的法国仍自称为戴高乐的第五共和国,而现今的美国,也还会从半封神的开国元勋们的形象及价值观中寻求力量。

  必须意识到、参透并将普京的执政体制乃至普京主义的整个思想和维度体系描述为未来的意识形态。这确实是属于未来的,因为现在的普京未必是普京主义者,就像马克思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一样,倘若他知道是怎么回事,也未必会欣然认同这一身份。为了所有不是普京但却希望成为他那样的人,需要完成此事。

  对普京主义的描述不能采用泾渭分明的宣传风格,即我们的或者非我们的,所使用的语言,要让俄罗斯以及反俄的官方意识形态都认为它具有温和的异端色彩。这样的语言才能被相当广泛的受众所接受。这是有必要的,因为俄罗斯业已形成的政治体系不只适用于本国的未来,而且显然也具备极大的输出潜力,对它或是对它的部分组成要素存在需求,这一经验被研究、被部分借鉴,在很多国家,无论是统治阶层还是反对派,都在加以模仿。

(责任编辑:名流棋牌游戏)

本文地址:/kaogu/20200730/9859.html

上一篇:陈明通为 " 禽兽说 " 鞠躬道歉 蓝议员带猪狗到台陆委会抗议

下一篇:白宫又赢好消息!外媒:美众议院未能推翻特朗普否决令

留下评论

(必填)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