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亮追忆恩师单田芳:他能超越说书人的身份桎梏

编者按:作者赵亮,1996年初识单田芳先生,以师徒相称。2020年12月28日正式举行拜师仪式。80后评书演员,主持人,编剧。现就职于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已授权新浪娱乐独家首发。

下午正在台里录音间与同事录制周末节目,忽然手机连珠炮似的响起噩耗哀鸣,得知吾师单田芳先生仙逝,作别人间。其实先生入院已经有些时日,我心中也早有些准备,但是我仍然高估了自己的意志力,悲从中来,情绪失控,和同事的节目也没法录了。因为这小小的录音间,便是我与师翁的情感缔结之处……

2020年前,1998年夏天,我还在读高中,利用暑假到北京先生家中学书。现在想想没有再比那更美妙的时光了。八零后,哪个不听单田芳?一想到平时里就爱模仿两句、说上一段的我居然能够有幸跟单先生近距离接触,真是无比的骄傲与幸福啊。先生的生活极其规律,上午录书,下午理事,晚上备课。用他自己的话说, 每天四段,这是铁打不动的,风雨无阻啊。

每天吃罢早饭,司机开着现在已经不太多见的公爵王轿车带着我们一行赶奔电台。先生从来不隐藏自己在这一刻的惬意享受。那个年代能够开小车说评书的恐怕不太多见,而往更早时代追溯,其实先生也是比较早拥有自行车和手表这类新奇玩意儿的人。我当时觉得那辆汽车高端大气上档次啊,所以特意问了名字。先生煞有介事的跟我说, 亮,明年你再来,发现换奔驰了,说明干的不错,要换一夏利,说明今年干的不怎么样…… 我顿觉眼前不是电视里的说书先生,这不就是一邻居可爱老头儿嘛。到了电台门口,我跟着先生大摇大摆地进了大门——今天你直接往里走试试?武警准拦着你——嗯,先生从来都是刷脸的!

到了里面录音的地方,其实略显压抑,录音间在最里面,四面都是隔音棉,没有窗户,先生自己独坐,面对话筒,外面则是导播间,有导播观察时间掌控设备,我和司机王哥就在导播间门口等待。在我心中,这可真是世界上最好的位置啊,这书听的才过瘾呢。当时《三侠剑》已经快录完了,我有幸跟着老人家听到了 第一手 的评书。说第一手,是因为我听到了评书的录制过程,感受到了广播评书的辛苦和先生的魅力。先生四段录一上午,基本上每段录完出来休息十分钟,这十分钟里他大概要喝几口浓茶,闲聊一会,还得抽两颗烟,我呛得直咳嗽,然而为了听一手书吸点二手烟也就没有怨言。

1996年初见先生。单先生说:现在不流行过去那种师父徒弟了,新社会了,咱们就是朋友关系,这小胖子我还真挺喜欢,你想叫师父我也不反对。

先生没稿子,连提纲也不用。每次开口前,回听接驳处两三句话, 嗯 一声之后即刻开录。到了差不多还剩一两分钟左右的时间,导播会给先生一个手势,之后几句话就能结束,顺畅自然,还得拴个让你且听下回分解的 扣子 。就是这么轻描淡写的,一上午四段就录完了。感觉说书是这么简单哪?一天就这么录四段,不到一个月就是一百集评书啊。否则你说单老这十多万回怎么录出来的?

(责任编辑:名流棋牌游戏)

本文地址:/zhongchao/20200630/8229.html

上一篇:草根评《镰仓物语》节奏平缓 温暖细腻

下一篇:2020年公务员考试晋江村庄老人日 时政:2月7日国内篇

留下评论

(必填)

(必填)